新闻资讯 分类
[新闻周刊]本周人物:莫言 莫言(20121013)发布日期:2021-11-26 浏览次数:

央视网消息:走进《新闻周刊》选出的本周人物,他的名字非常安静,但是他的名字却在本周制造出大动静。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 彼得·恩隆德:2012诺贝尔文学奖 授予中国作家 莫言 他作品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 融合了中国传统民间文化历史以及当代现实。

2012年10月11日莫言时事评论,北京时间晚上七点,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瑞典文学院会议厅,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 彼得?恩隆德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首位获得这个奖项的中国籍作家。

10月11日晚上九点,莫言终于出现在了媒体记者的面前。从这天下午开始,这些来自各地的记者们就在山东高密莫县言的老家四处寻找这个一直低调的获奖者。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得这个奖对你个人意味着什么)对我个人的影响是这段时间要接待你们。

管谟欣 莫言的二哥:不是 我这儿若干记者 没有空。

山东高密县平安村是莫言的老家,莫言九十岁的父亲和二哥都还住在这里。如今这个农家小院也挤满了媒体记者。把自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新闻发布会放在自己的家乡山东高密,很容易就让人联想起了他作品中的“高密东北乡”。从莫言的早期的短篇小说《白沟秋千架》第一次出现“高密东北乡”这个词开始,几乎他所有的小说作品都在家乡“高密东北乡”展开。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我的故乡和我的文学密切相关 我小说里的高密东北乡跟真实的高密东北乡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 我一直想把它写成中国社会的缩影。

莫言原名管谟业,1955年2月17日出生在山东高密这个普通的农家里。由于文革爆发莫言时事评论,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回家成了一个农民。种高粱、种棉花、割草放羊、做各种农活。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一个孤独的少年 牵着一头牛 上午出去有时候中午也不回来 举目看到蓝天白云天上的鸟 地上的青草蚂蚱各种小动物 带着我那头牛 非常孤独。

莫言自称是一个在饥饿、孤独和恐惧中长大的孩子,父亲过于严厉的约束也使他备受压抑。这种心理特征给他后来的小说创作也有很大的影响。1985年发表在《中国作家》上的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就取材于他十二岁时偷生产队的萝卜而被批判,遭父亲毒打的故事。

莫言的父亲:小时候上学那会儿挺调皮 放学后回家挖野菜 然后就吃那个野菜。

1976年莫言应征入伍,1980年开始文学创作。1987年出版《红高粱家族》,被张艺谋拍为电影,成为他作品中最被人熟知一部。1997年长篇小说《丰乳肥臀》夺得中国有史以来最高额的“大家文学奖”十万元奖金。2001年《檀香刑》获台湾联合报读书人年度文学类最佳书奖。2006年出版第一部章回小说《生死疲劳》,2011年,凭借长篇小说《蛙》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如今,莫言每年都会回老家山东高密住一阵,这里仍是他进行创作最喜欢的地方。

村民:感觉他在村子里是个很普通的人 得这么个诺贝尔大奖。

在现实生活中他的“好人缘”是出名的。他害怕拒绝别人,几乎有求必应。莫言曾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善良、懦弱和谨慎。然而,莫言的作品却往往是以大胆新奇著称。莫言说写小说,能够让他把平时很多不能说,不敢说的话在作品里借着别人的口说出来。

今年八月,莫言有可能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在网络流传,争议也与之相伴而来。对待莫言的声音也分成了截然两派。8月27日,莫言针对作家张一一声称,诺贝尔文学奖资深评委、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翻译莫言作品收取好处费专门发表了声明。表示对造谣者深恶痛绝,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最近一个时期围绕我跟诺贝尔奖的争论,就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世态人情,也照出了我自己。

网络争论显然让莫言不堪承受,在诺贝尔奖公布之前他拒绝了所有的采访,直到宣布得奖两个小时后才出现在了媒体面前。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授给我的理由就是文学,我的作品是中国文学也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 同时我的小说也描写了广泛意义上的人。我站在人的角度上,立足写人,超越了地区和种族 族群。

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莫言将获得8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折合人民币约750万元。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一时间他的作品成为了各大书店的热销产品,在卓越亚马逊、当当网甚至出现了缺货的现象。一时间莫言的书迷越来越多,要买莫言的书需要预定。

在公布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诺贝尔奖组委会也用中文对莫言进行了电话采访。

莫言:(您怎么庆祝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没什么好庆祝的 明天晚上我会和我的家人会在一起包一顿饺子吃吧。

白岩松:在获得诺贝尔奖两个多小时之后,接受我采访的莫言似乎并不激动,很是淡定,这一点让我很钦佩。其实面对这个奖,我们在祝贺莫言的同时也该很淡定,也许这个大奖会让莫言的作品迅速卖出很多,但并不会让他已经出版的作品因此变得更好。有没有这个奖,那些作品和众多中国作家优秀的作品一样,都是那样安静地在等着读者去把它翻开。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一个诺贝尔奖能让更多的中国人在这个喧闹时代里更多地走进文学的世界,那才是可以让人兴奋一下的事情。